建设美丽家园,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直击垃圾分类战——你的城市开战了吗?

“让垃圾分类成为生活新时尚”理念盛行,上海各大小区的垃圾桶纷纷改颜,魔都人快速进入垃圾分类时代。由此,“你是什么垃圾?”这种“直击灵魂”的问答方式层出不穷,引发全民的互相调侃
7月1日开始,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全面推行。早在2017年3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在全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上海作为先行者——强制垃圾分类的样本,也将成为此后45个城市的范本。

图为日本东京艺术家Hiroshi Fuji将过去13年回收的旧玩具和废弃材料制成的艺术品。

定时定点、分类投放,

上海居民最近很忙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的实施,让公众再次把目光聚焦到城市生活垃圾污染的问题上。垃圾分类也让上海的市容市貌和居民生活发生了切实的改变。
黄浦区瑞金二路街道建德小区内垃圾分类投放点前,智能垃圾投放装置整齐排列。“这台智能垃圾投放装置,是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改造的。”建德小区居委会主任刘女士介绍道,“以前,小区的垃圾投放窗口是敞开的,居民任何时候都可以投放垃圾,也没有进行干、湿分类。”改造后,投放装置设有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四种不同颜色的窗口,大部分时间窗口是封闭的,能够有效地阻隔垃圾味道。
据介绍,5月20日,小区就已经正式开始实行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投放时间段是上午的7点至9点和下午的6点至8点。投放时间段外,窗口是锁住的,居民无法再向里面扔垃圾。“才开始实行的时候都会有些不适应,经常有人错过扔垃圾的时间,第二天才能去扔。”刘女士讲道,“曾经有居民由于错过了下午丢湿垃圾的时间,为了避免吃剩的鱼肉腐烂、发臭,结果她用袋子把这些湿垃圾包好装进了冰箱,第二天再拿下楼去扔。”定时定点投放,带来的一个明显的好处就是垃圾的减量化,“从过去的每天5桶垃圾,到5月份时,可以减量到每天4桶。”

5 月 20 日,上海黄浦区建德小区正式开始实行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投放时间段是上午的7点至9点和下午的 6 点至 8 点。
余佳是建德小区的另一位居民。她的家中进门处是一个开放式厨房,地上摆着一个两分类垃圾桶装置。“这个是从网上买的。”余佳说,“左边放干垃圾,右边放可回收垃圾。我还把瓶子用剪刀剪了一半,套个塑料袋,就用来装湿垃圾。”据了解,自上海实施垃圾强制分类以来,家用分类垃圾桶就受到了广大上海居民的青睐。淘宝数据显示,6月垃圾桶销量达到了300万件,几乎每秒卖1个垃圾桶。

上海在积分制度的基础上,引入了第三方回收机构——小黄狗人工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终端机(简称“小黄狗”)。
为了减轻大众垃圾分类的焦虑,上海的智慧微菜场也在垃圾分类“升级打怪”这条路上成“精”,让垃圾分类更易行。社区智慧微菜场类似于快递柜,消费者购买的食材被放于有制冷功能的柜子里。消费者在取菜的时候,只需要刷一下卡,柜子就可以自动弹开,消费者就可以取走自己购买的食材。现在,这里的各类主、副食品,绝大部分都已经做过垃圾减量处理。比如玉米没有皮和须、金针菇剪了根,而很难处理、容易产生大量湿垃圾的鱼类和禽类,微菜场也都帮消费者提前处理好了,消费者买回家中,简单清洗一下就可以下锅。
上海社区智慧微菜场负责人陈洁表示,微菜场运用这种方式,前期已经把蔬菜的老菜叶、黄菜叶、泥土和根系处理掉了,顾客买回家以后简单清洗就可以烹饪,减少了顾客处理厨余垃圾的顾虑和问题,这样的蔬菜在处理时基本上比平时菜场买来的蔬菜要减少20%的湿垃圾。截至目前,上海已经布点了2167家社区智慧微菜场。未来3年至5年时间,上海的智慧微菜场将基本覆盖全市1.2万个社区。
因城而异的垃圾减负之路
其实,超大城市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历程,可追溯到2000年开始在全国8个城市进行的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工作。目前,除上海外,北京、太原、长春、杭州、宁波、广州、宜春、银川等8个城市都已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邯郸、苏州、泰安、深圳、南宁、成都6个城市除现行文件外,也正在制订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这意味着,这些城市的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法规也将出台。
通过对比发现,在46个重点城市中,大部分城市对垃圾分类采取“四分法”: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这既是全国统一的大标准,也是目前最简单常见的分类方法。在个别城市的垃圾分类标准中,出现了干垃圾和湿垃圾的概念,但对干、湿垃圾有着不同的界定。

垃圾分类的习惯需要从学生时代开始养成。2019年4月,小学生在青岛市智慧垃圾分类体验馆观看垃圾分类知识宣传片。
上海和邯郸都将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干垃圾。《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湿垃圾即易腐垃圾,如食材废料、剩菜剩饭、过期食品、瓜皮果核等易腐废弃物;干垃圾即其他垃圾。《邯郸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进一步解释,干垃圾包括不可降解一次性用品、废弃卫生巾、餐巾纸、烟蒂、清扫渣土等。
天津、长沙、武汉的生活垃圾分类原则上采取“干湿分类”的两分法。武汉按单位和居民实行两种方式:单位按照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强制分类;居民实行“干湿两分”,将干垃圾和湿垃圾分开,定时定点投至相应的垃圾收集容器。根据最新的草案,成都拟按照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的标准进行分类,不涉及干湿垃圾的概念。
深圳对垃圾分类最为细致。深圳和国内大多数城市一样,以家庭厨余垃圾单独收集处理为重点,推行厨余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四种分类。在此基础上,深圳采用专业化分类和社会化分类相结合的“双轨”战略,运用“大分流细分类”策略,建成大件垃圾、废旧织物、年花年桔、园林绿化垃圾、果蔬垃圾、有害垃圾、餐厨垃圾等生活垃圾“大分流”体系,通过专业化分流手段为末端焚烧与填埋“减负”。
在一些西部城市,由于垃圾处理设施的欠缺和地区生活条件的特殊性,现阶段采取“三分法”。四川广元将垃圾分为可回收、不可回收及有害垃圾;陕西咸阳将垃圾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而拉萨的分类方法是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和易腐垃圾。
此外,福州市生活垃圾分类实行五类分法,基于干湿、危害与否、体积大小、可否回收的标准,将生活垃圾分为厨余(湿)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和大件垃圾。
除了分类方法不同,在46个重点城市中,有25个城市明确了对个人和单位违规投放生活垃圾的处罚。上海、重庆、杭州、宁波等21个城市明确对违规投放垃圾的个人处以最高200元罚款。有的城市,如合肥、厦门还规定对个人处罚不得低于50元;厦门对拒不改正者处以1000元罚款;苏州则规定,个人受到罚款处罚的,可申请参加垃圾分类社会志愿服务,达到要求可免除罚款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有的城市对违规投放垃圾增加了信用惩戒措施。如太原和铜陵规定,违反生活垃圾分类有关规定且拒不改正等情形,相关信息将被纳入社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但可以申请通过参加生活垃圾分类志愿服务活动,将相关信息移出社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

垃圾围城的时代,

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

日本是世界上垃圾分类要求最严格的国家之一,但现有成果也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如今,日本垃圾分类细致、复杂。以东京都涩谷区为例,家庭垃圾被分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资源垃圾和大件垃圾四大类。各大类继续细分,例如资源垃圾分为矿泉水瓶、玻璃瓶、纸、铝罐、铁罐等。而且,每种垃圾要按规定时间放在指定地点,丢弃大件物品还需另付费用。如果未按规定分类或未在指定时间投放垃圾,垃圾将会被退回。不仅东京这样的大城市,在小城市甚至农村地区,垃圾分类也一样有条不紊,甚至更为复杂。借鉴日本垃圾分类经验,上海能否走出自己的创新之路还有待时间的验证。

刷卡投放,扬州垃圾分类可兑换市民卡积分。
住建部数据显示,截至目前,134家中央单位和各省直机关已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类;46 个重点城市已配备厨余垃圾分类运输车近5000辆,有害垃圾分类运输车近1000辆。此外,2019年46个重点城市将计划投入213亿元继续加快推进处理设施建设,满足生活垃圾分类处理需求。
目前,上海、厦门、深圳、杭州、宁波、北京、苏州等城市已初步建成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运输、处理体系,但住建部环卫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徐海云表示,目前,全国总体的垃圾分类覆盖范围还很有限,一些城市仍停留在基础层面,现行的46个重点城市仅占全国城市数量的7%左右,同时这46个重点城市的进展不平衡,有的城市市民在垃圾分类效果方面的获得感并不强。

南京莫愁湖街道为解决垃圾清运“一勺烩”的问题,引进了一批能全程追踪的定制款垃圾分类回收车。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说:“垃圾分类是一项复杂艰巨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劳永逸,需要持之以恒、循序渐进、不断投入、久久为功地抓下去。”

上海垃圾分类立法实施以来,最明显的利好现象是垃圾分类管理工作得到全社会的广泛重视。从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到居民小区全部迅速按要求配备了垃圾四分类设施,并通过现场活动、媒体网络等多渠道层层宣传和普及垃圾分类知识;各社区也安排专门人员和志愿者协助居民进行垃圾分类,指导居民正确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分类责任到人,垃圾桶有桶长、垃圾房有房长;居民垃圾分类神器和垃圾分类口诀和顺口溜层出不穷。每个人都切实感受到了垃圾分类带来的变化。

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董会娟指出,目前垃圾分类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可以总结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目前垃圾分类大多实行定时定点回收模式,给垃圾分类带来很大的不便,极大限制了垃圾分类的顺利实施,尤其是对年轻的上班族而言,垃圾分类时间与上班时间冲突,“垃圾代扔”服务涌现。其次,厨余垃圾、湿垃圾存在卫生隐患,居民需要将塑料袋里的湿垃圾倒入垃圾桶,然后将塑料袋扔进干垃圾桶,此过程因不卫生多引起居民的抱怨;且很多湿垃圾桶为敞盖式,清理不及时很容易发酵和产生味道,尤其是高温酷暑天气,湿垃圾收集带来的问题会更加明显。再次,干湿垃圾分类极易搞混,增加了居民垃圾分类的执行难度。例如核桃壳和螃蟹壳是干垃圾,而核桃仁和蟹肉是湿垃圾,鸡蛋壳和小龙虾壳却是湿垃圾,分类时会让很多人产生困惑。最后,目前垃圾分类投入很大,尤其是人力成本,引起人们对垃圾分类经济成本可持续性问题的质疑。此外,垃圾违规投放处罚措施执行起来也有一定的难度,很容易引起居民的抱怨,执行过程中如何避免矛盾和“人情”问题也存在一定困难。


对此,董会娟认为,第一,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垃圾分类仍需以强制执行为主。虽然目前全社会都在积极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但多是由于强制监管或激励措施,而居民对垃圾分类的必要性和环保意义认识还很不足,本质上缺乏自觉开展垃圾分类的内部驱动力和主观能动性。日本经验显示,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象需要至少一代人的时间和教育投入,其用了40多年的时间将垃圾分类的方法逐步细化,并渗透到每个家庭、每个人,使之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第二,从可持续视角来看,垃圾分类要注重从“授之以鱼”向“授之以渔”的转变。现阶段上海小区垃圾分类的顺利实施主要靠站点工作人员的辅助来完成,工作人员往往直接代劳居民分类。鉴于此,要向辅助分类工作人员灌输“授之以渔”的理念,让其注重培养居民正确进行垃圾分类的技能,逐步形成人人都可自行自觉进行垃圾分类的习惯和生活方式。


第三,要正确看待垃圾分类存在的问题,并注重完善垃圾分类的可操作性和便捷性。垃圾分类应从现存问题中总结经验,改进和完善现有垃圾分类模式,树立和推广可操作性和便捷性更好的垃圾分类模式。此外,要通过持续培训和宣传等,让公众形成垃圾分类的意识,从本质上推动垃圾分类的长久开展。


(本文整理自《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立法实施现状解读及建议》,作者为董会娟)

本文来源于【凤凰品城市】;原文首刊于来源于《凤凰品城市》2019年7-8月刊;作者李菲感谢原文作者及发布媒体为此文付出的辛劳,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版权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署名作者的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

、如需帮助请发送邮件或电话联系

相关阅读